您的位置: 思茅信息网 > 历史

绝弑苍穹 第29章 杀人不眨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21

绝弑苍穹 第29章 杀人不眨

借着甩出同伴的力道,这名五人中修为最高的修者身体内突然爆出数量繁多的玄武武刃。

成片犹如细xiǎo鸿毛闪着光泽带着能量波动的武刃劈头盖脸的扑向凌炎。

“偷袭还是失败了。”凌炎看着自己根本没法抵抗的武刃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后退,一旦让对方把功法完全催动起来,自己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最为主要的是,现在已经有一个跑了。

“肖家的人全都该死,你去死吧。”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在凌炎的掌心,凌炎挥动自己没有任何功法加持的拳头迎着对方的武刃狠狠砸了下来。

“没有功法?”对方看到凌炎普通的反击,顿时放下心来,但是嵬岚大陆上的修者长期以来对祭炼师所产生的畏惧心里,还是让这名修者微微额向旁边一躲:“不知道大人跟肖家有什么恩怨,请大人不要在为难我们,一切等我们禀报了家主之后再做计较。”

“嘭……滋滋滋……”凌炎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对方的武刃之上,瞬间就看到凌炎的整条手臂被席卷的武刃搅得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顿时展露无余。

“你今天必须死,肖敬也必须死。”凌炎根本无视自己的伤势,另一只手猛然挥起再一次狠狠的向着对方砸去。

这名修者不明白,为什么凌炎放着好好的尊贵祭炼师不做偏偏自己要这么找死,看到凌炎再次挥拳袭来,修者也只能做出反击。

但是这名修者虽然境界强大,但是顾虑的事情太多,而且也xiǎo看了凌炎,这一次武灵的灵气竟然没有完成化刃的过程,仅仅是利用了武灵灵气的加持力量迎着凌炎的拳头而上。

“咔嚓,嗖……,咚

绝弑苍穹  第29章 杀人不眨

。”渗人的骨头断裂之声同时从两个人的身体之内传来,凌炎的整条手臂完全变了型怪异的向后弯曲着,再看对方骨头的断裂从手臂之上瞬间蔓延到了全身,整个人狠狠的向后倒飞撞在了岩壁之上又反弹落地,好像一堆去了骨头的烂肉一般摊在了地上。

完成了这一击,先前那些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武刃瞬间从凌炎的身体之上席卷而过,大片的碎肉在武刃狂卷而过的同时从凌炎的身上飞起,一层血雾顿时腾起,凌炎掌心中的白光突然一闪消失在了体内。

摊在地上的修者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看似没有任何威胁的攻击最后却是这个结局,想要再次催动武灵祭出功法,可是身体却已经再次承受武灵灵气的力量,一声爆裂之后,这名修者彻底的变成了一堆碎肉。

而凌炎也不好过,一条手臂全完没有血肉,另一条手臂额完全的垂了下来,根本无法再次抬起,而身上被武刃席卷而过的伤势更是让凌炎已经到了垂死的边缘,被武刃刮的干干净净的胸口,一颗心脏露在外面不断的跳动,脸上更是面目全非。

一阵阵的意识真空袭来,凌炎眼前的而一切变得不在真实,凌炎用力的甩了甩头,四散的血珠跟碎肉在凌炎身边的岩壁上被甩的到处都是。

看到向着邵阳城方向狂奔的最后一个人,凌炎集中了自己所有的意念祭出了神识载着自己追了下去。

伤势所带了的虚弱,让凌炎的意念根本无法完全的控制神识,三圣神识上下蹿腾不分方向的乱窜,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追上前面的那名修者。

“嗖……”一个神识突然从凌炎的脚下爆射而出,直奔前方的修者。

神识十分准确的抓到了前方的修者一条手臂,但是控制力的虚弱让这名修者所激发的功法轻松的把神识击散。

神识慢慢的重新的汇聚,前方奔跑中的修者整条手臂燃起了熊熊大火,正在飞速的向着全身蔓延。

这名修者也是十分的强横,根本不加思索,一把玄刃突然出现在手上,寒光闪过之后,整条手臂从肩头的位置被砍了下去。

“好有骨气的肖家人。”迷迷糊糊中凌炎看到这一幕也不由自主的赞许道。

奔跑毕竟比不上飞行,重新汇聚后的神识再次追上对方,又抓到了对方的另一条手臂。

这一次对方更是直接催动的了功法,玄武的武刃在手臂之上交纵急梭之间连同整个肩膀全部被斩了下来。

再次看到这一幕,凌炎倒吸了一口凉气,肖家的人为了这一次的淬祭大会还真是拼了,做出如此疯狂之举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

此时凌炎再也没有精力去控制神识的飞行,从空中跌落下来。

看着失去了两条手臂仍然还在狂奔的修者,凌炎无奈的一阵苦笑,还是失败了,看来没有强大的玄武作为战斗的工具,注定在这样的情况无法取胜啊。

就在凌炎意识模糊,快要陷入到昏迷当中时,就看到前方奔跑的修者突然跌跌撞撞的向前扑去,一颗脑袋在空中打着旋飞出去很远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道淡淡金属性的光滑一闪即逝之后,月妖儿娇xiǎo可爱的身影出现在了已经死亡的修者身边。

月妖儿冲着凌炎调皮的一眨眼,把手中的的玄刃匕首在对方的衣服上擦了擦收了起来。

我勒个去擦,这就是杀人不眨眼吗?不对,这应该是杀人之后眨了一下眼,是一种根本不在乎,对生命冷漠无情的眨眼。

看到娇媚的月妖儿如此雷霆般的手段,凌炎震惊不已,但是无论如何,最后的一个隐患总算是解决了,放下心来的凌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三圣神识失去了控制,旋即回到了凌炎的体内。

哗哗的水流之声传来,凌炎慢慢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火红之色让凌炎再次重新闭上了双眼。

“炎哥哥你醒了。”月妖儿轻灵带着魅惑之色的声音传来。

凌炎再次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等挣扎的做起来之后看到如火的夕阳带着淡淡的金色洒落大地,把所有的一切读涂抹成了淡金的红色。

凌炎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还有一些酸痛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多长时间了?”凌炎一下从地上站起来道,现在时间对自己太重要了,这样的昏迷但愿没有太久。

“四天。”

“竟然已经四天了。”凌炎向四周看了看:“但愿还能来得及。”

“放心吧,这里离着邵阳城只有不到百里的路程了,就算是爬,炎哥哥也来得及,咯咯。”月妖儿一双没有任何的瑕疵的玉足早已经脱去了凌炎那双难看的鞋子,伸在水中不断的打着水花咯咯笑着説道。

xiǎo丫头竟然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带着自己已经回来了,凌炎不由得越发的对这个自己看不透的妖儿产生了一种亲近感。

可是当想到月妖儿笑脸间就砍掉了一个修者的脑袋之后,凌炎又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呵呵,炎哥哥是怕我也砍掉你的脑袋吗?”月妖儿看着凌炎傻乎乎的样子道。

“我倒是不怕你砍我的脑袋,我是感觉你一个这么漂亮的xiǎo丫头怎么能下的了手呢?”凌炎在月妖儿的身边坐下来説道。

“我不杀他,炎哥哥不是也要杀吗,而且你还杀了四个。”

“那不一样,我跟这些人都有仇,而你跟他们根本没有瓜葛,你能如此的干净利落不留余地的出手让我有diǎn……”

“有diǎn害怕我吗?”月妖儿瞪着大眼睛看着凌炎道:“他们是炎哥哥的仇人,那就该死,炎哥哥对我好,我就会对炎哥哥好。”

还真是个奇怪的女孩,这刚认识才多久,自己哪有对她什么好,一直就是赶她走了。

“好吧,我以后可不敢不对你好,不然的话,我这脖子可就保不住了。”凌炎説着又打趣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哼,我才不要你怕我。”説完之后,月妖儿看着水面,双脚不断的拍打着水花安静了下来。

安静的月妖儿看上去十分的绝艳,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是仍然挡不住那倾世之貌,尤其是那一双朦胧流波迷众生的双眸,总是流露处让人眩晕的深色。

百十里的距离,不算什么,趁着夜色,一男一女两个xiǎo身影悄悄的进入到了邵阳城。

让凌炎没有想到的是,虽然现在是大半夜,但是整个邵阳城却并不安静,全城上下到处都是巡视的修者,一个个十分的xiǎo心严谨。

该不会是肖家的五个人失踪之后已经传到了邵阳城吧?凌炎拉着月妖儿的手一言不发穿街过巷想着凌府而去。

面对如此多的巡视修者,凌炎只能尽量的躲避,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可是当快要道凌府的时候还是被巡视的人拦了下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北仑大港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北仑大港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仑大港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仑大港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北仑大港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